• ENGLISH
  • |
  • 中文
  • 当前位置:一带一路·人文群落——与世界对话 谋共同发展 > 智慧对接 > 专家观点 > 其他

    丝路飘香 ——“丝绸之路”与中国香文化

    作者:何振宁    日期:2017/2/24 9:00:00    来源: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浏览量:

    引子

    “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国与其他文明之间的古老商路,几千年来,在这条古道上东西方多种文化元素碰撞、融合又诞生了新的文化元素。中国的香文化与丝绸之路的渊源尤其深远。中国的香文化与丝路沿线国家盛产的香料相结合不仅繁荣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经济,也让“一带一路”为现代人类的精致健康生活做出很大贡献。


    “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国与其他文明之间的古老商路,几千年来,在这条古道上东西方多种文化元素碰撞、融合又诞生了新的文化元素。中国的香文化与丝绸之路的渊源尤其深远。中国香文化不仅仅影响着古代的丝绸之路,对现代“一带一路”的建设更有着极大的推动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香料丰富,宗教习惯和生活习俗中对香料的应用十分广泛,而中国传统香文化中许多经典的香方、香料应用技法和精美的古代香具文物都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和商业价值。中国香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丝绸之路的传播,传播了灿烂的中华文明,是中国“软实力”文化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香在中国代表着礼仪、圣洁、虔诚和文化,中国人自古以来用香祭祀天地神灵、祭拜祖先,也体现了中国作为礼仪之邦的精神内涵。

    中国的香文化与丝路沿线国家盛产的香料相结合不仅繁荣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经济,也让“一带一路”为现代人类的精致健康生活做出很大贡献。

    一、丝绸之路与香文化的萌芽

    “丝绸之路”这一名称最早出现在19世纪德国著名地理学家李希特霍芬的巨著《中国亲程旅行记》中。大量的中国丝绸、瓷器、茶叶由这条道路输入欧洲,因此,以欧洲人看来这条路是“丝绸之路”;而在中国人看来,通过这条路输入中国的商品主要是香料、珍宝,因而更应被称为“香料之路”。

    香料可分为食用香料和非食用香料。食用香料又称为香辛料,主要指肉桂、丁香、胡椒等调味品;非食用香料则是相对于食用香料而言的那些用于美容、医疗、宗教等方面的香料。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多产香料,在古代丝路上,川流不息的中亚、西亚、南亚、中南半岛和欧洲的商人从不同方向进出华夏,在与中国商人商品交换过程中及往来商旅文化交流中,外来的商品影响着中华文明的进程,而中国香文化就因此孕育产生。

    中国的香文化源于中国古代的礼制。“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之一。早在舜帝时代就有“柴祀”(燃烧谷物、香木、牺牲)祭天的记载,发展到西周,这种祭祀方式正式成为国家的礼制,称作“禋”或“禋祀”。《诗经·周颂·维清》有云:“维清缉熙,文王之典,肇禋。”这种祭祀香事仅是燃烧未经加工的天然香料或者谷物等,也没有配套的香具使用,因此这时的香事还不能称为香文化。

    至汉代,尤其是汉武帝时期,丝绸之路的“凿空”,外来的珍贵香料开始进入中国腹地。汉武帝对于这些异域香料非常喜爱,有着很大的需求:武帝奉仙求神,为求长生,敬天礼神用大量香料,打破了以往“香祭祭天”的垄断,中国本土宗教用香也源于此时。武帝时期香料逐渐走向实用化,如置宫廷生活用香、郎官奏事口衔鸡舌香等,使香料成为宫廷生活的必需品。因此,丝绸之路一项重要作用就是给皇室带来异域的珍贵香料。

    香事繁盛,香具应运而生。不久,用来燃烧新式香料的香炉也发明出来了,称为“博山炉”。“博山”为海中仙山,用此命名乃武帝求仙长生的愿望。香品与香炉配,从此,使中国的香文化进入一个新阶段。

    二、繁荣的丝绸之路香料贸易

    中国古代早期使用的香料包括:泽兰、蕙兰、花椒、桂花、艾蒿、郁金(一种姜科植物,有些地区称姜黄)、白芷、香茅等植物香料,甘松、松香等树脂,以及麝香等动物分泌物。这些香料多为草本植物,香味淡薄,或不能单独使用,还不能形成完整的香体系。丝绸之路的正式开通带来了品种繁多的域外香料。可以说,是丝绸之路促成了中国香文化的产生,而中国历史各阶段丝绸之路的贸易状况和商品种类又对中国香文化的发展产生影响。

    秦汉时期,输入中国的商品逐渐以各类珍宝和香料为主,西汉早期的南越王墓出土的乳香即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进入了中国。这一时期的香料在丝路贸易中价值最大,是丝绸之路贸易的象征。早期丝绸之路主要是北方的陆上丝绸之路,所运主要有:欧洲的迷迭香,中亚的安息香、苏合香,西亚的乳香、鸡舌香,印度的檀香等等。由于陆运的路途遥远,运载量小,这时的香料尤其珍贵,价值极高,是丝路沿线国家商客的首选货物。

    两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医学发展迅速,葛洪、陶弘景等著名医药学家都认识到香料的药用价值,并在其著作《肘后方》、《名医别录》中留下大量香料或香药治病为主方治病、防病的内容。香品进入了药香并举的阶段。

    到了唐宋时期,东南亚、西亚等国的香料通过海路大量进入中国,如大食的乳香、占城的沉香、爪哇的龙脑等等。唐代国家强盛富庶、宗教的兴盛、南方地区的开发和海运的便利等诸多因素促使香料贸易兴盛发达。海上丝绸之路便利,使得东南亚和西亚的香料通过海运更方便地来到中国,香料也就逐渐成为进口贸易中的主流。香料的消费也促进了唐朝对外贸易的发展,尤其到唐朝后期,海外贸易迅速发展,唐朝政府设置机构和法律保护对外贸易,促进唐朝法律的完善,设置了专门的管理机构——市舶司。唐代香料的极大丰富促使了唐代中国香文化发展,并且影响了东亚的日本、朝鲜香道的产生。唐代宫廷流行的“忌日行香”的史实记载以及皇家寺院法门寺出土众多金银香具和大量香料的考古发现从侧面证实了这一时期香料贸易的繁荣。

    (法门寺出土唐代描金沉香山,现藏法门寺博物馆)

    宋代的丝路香料贸易达到了最高峰,这一时期的宋朝是世界香料贸易的中心,香料贸易的数量极其巨大。乳香销量极大,其贸易甚至成为国家专卖,如熙宁五年(1072年),于阗国进乳香“三万一千余斤,为钱四万四千余贯”;熙宁十年,单广州港的乳香贸易额就突破100万贯,香料贸易的商税成为政府重要的财政收入。沉香最为珍贵,出现“占城一片,价值万金”的状况。陈敬《陈氏香谱》中所列当时香事所用香料已达 80种之多,而其中产于域外者约占三分之二。著名的香料有沉香、龙脑香、檀香、乳香、降真香、安息香、苏合香、鸡舌香、郁金香、龙涎香、麝香等。上列诸香,除麝香原产于我国外,其他各香品大都首先传自域外。香料品类和质量的极大丰富,使得香文化得以迅猛发展,香类产品和精美香具层出不穷,用香的习惯遍布于社会各阶层。繁荣的宋代丝路香料贸易对今天“一带一路”各国与中国的贸易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但到明清时期,由于朝廷施行“闭关政策”、“海禁”政策,丝绸之路衰落,繁荣千年的丝绸之路香料贸易逐渐减少,中国香文化也随之进入衰落期。

    三、中国香文化的现状

    中国香文化是经历了唐宋时期的鼎盛后,逐渐衰落。至近现代,由于国家衰落,战乱频繁,中国香文化传承几近灭绝。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国力和经济的快速增长,健康高雅、文化内涵丰富的香文化越来越受到中国人的重视。近年来,中国出现香文化的热潮,以沉香为例:2011年全球沉香产业的贸易额达200亿元人民币以上,中国贸易额接近80亿元人民币,且国内每年贸易额增长率达20%以上;至2016年,国内沉香贸易额每年已超过上百亿元人民币,行业前景十分可观。

    但我们也应该清醒认识到现在国内香料市场的现状,以沉香为例:国内主要沉香交易平台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以店面、会所、禅修等形式销售沉香产品。由于沉香的稀缺性以及缺乏权威机构指导鉴定,商家为了谋求利益,大量生产、销售假沉香(亦称科技沉香,即通过高压给木头注油或者浸泡有害化学物质而成的沉香)。这种假沉香占市场总额的90%,可以说基本市面买到的沉香产品都是假的。东南亚平均每年进入国内市场的天然沉香中,棋楠级约十几公斤,沉水级约几十公斤,普通沉香约几百公斤;但是国内市场每年需求量约上百吨,进口沉香远远满足不了国内的需求。国内销量大的沉香产品有:沉香手串、沉香饰品、沉香线香、寺院贡香、沉香礼盒,占沉香总销量的80%。由于假沉香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规范行业发展非常有必要。

    香料行业的混乱导致传统香文化的继承发展无从谈起。稳定真实的香料来源,公正的行业规范,权威的研究机构和培训机构都是保证中国香文化未来发展的重要先决条件。

    四、中国香文化对“丝绸之路”的影响

    中国的香文化对于丝绸之路的发展也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首先,中国香文化所需求的香料是丝绸之路贸易的主要商品之一,也是丝绸之路得以存在的源泉之一。丝路沿线国家把香料作为对华贸易的主要产品,保证了这些国家有充足的资源与中国进行商品贸易。

    其次,中国香文化所蕴含的中华文明和技艺通过丝绸之路的传播而影响了世界的发展进程。例如传承自东汉“被中香炉”技艺的唐代香具香囊传入西亚、北非的马穆鲁克王朝后,由当地匠师仿制的“香球”又传入了意大利威尼斯,引起了欧洲的“技术革命”。16世纪意大利人杰罗姆·卡丹利用其原理制作出了“卡丹平衡环”,将其用于航海,促成了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有些学者还认为,欧洲“近代陀螺仪”也源于中国的香具原理,这是中国香文化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

    (法门寺出土鎏金银香囊及其内部平衡环结构,现藏法门寺博物馆)

    中国香文化传承自古老的中国礼制,通过丝绸之路带来的异域香料的催化,成长为灿烂的人类文明之花。中国香文化不仅是帝王宫殿里的博山飘香,寺院道观的香烟缭绕,也是文人学子心中的红袖添香,更是普通百姓的香脂水粉。古代的丝绸之路给中国带来了美好的香料,由智慧的中国人创造出新的文明回馈给了世界。现在“一带一路”更应与传统中华文化相结合,创造出新的希望和文明。

    作者简介:

    何振宁,香文化研究者,出生于中国沉香之乡——广东茂名电白。家族从事沉香文化事业,个人爱好中国传统香文化,致力于推广中国香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完美结合。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一带一路·人文群落”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杨书